2020:往日不再

2020 年即將結束,我相信今年對全人類而言都是很特別的一年,武漢肺炎(COVID-19、新型冠狀肺炎或任何你喜歡的稱呼方式)肆虐對整個世界造成的極大危害,即使陸續有疫苗問世的消息傳出,但至今依然看不到這場瘟疫的盡頭,人類文明在這場災禍中又會駛向何方呢?備受期待的千禧年會否是終結的開端?生死存亡的命題太過龐大,或許也只能盡其所能為災難做足準備,我個人在今年倒也有不少的體悟,且在此文中與諸君分享。

台灣與台灣人真的很幸運,當然這也是斑斑血淚而來的果實,我們在今年的疫情中受到很小的衝擊,甚至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個小小島國的現代生活在多數國家是沒辦法經歷的,我們以海島的阻絕優勢、對中國的警戒、過往對抗 SARS 的經驗、願意防疫的大多數國民,以及最重要的、年初時選對政府,得以不用過上封城、醫療崩壞、大量失業及失去家人的生活,除了如喜愛的電影延期、無法出國旅遊、課程和考試規劃出現變動外,仿似處於平行世界的我真的沒有受到太大的衝擊,除了感謝與體諒,或許也只能扮演好自己在抗疫中的小小角色。

去年(2019)失去了母親,今年也漸漸從傷痛中走出,慢慢適應沒有媽媽的生活和家庭,但心中的那塊遺憾和感傷,或許此生都無法彌補了,連結的抹除與重建需要更長的時間。最近偶爾會夢見母親,與其說老媽前來託夢,不如說是我內心深處對於往日的懷念,夢境多是以前生活片段的重溫,好幾次我都希望這些夢可以一直持續下去,但最終還是與現實中清醒,我想母親也會希望我振作並繼續前行。

這學年從醫學系四年級進入碩士班一年級,歷經了「醫學生」和「研究生」這兩個身份的轉變,需要更多思考、推演、計算與討論的研究所課程取代了背誦為主的基礎醫學課程,一開始讓我不太習慣,卻也讓我開始反思自己是否太過依賴共筆和考古題等近乎速食的知識汲取管道;更重要的是,作為研究生需要的不只是把書讀好、把考試考好,而是準備專題、撰寫計畫書、參與研究計畫等,讓我開始真正地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碩士班後逕讀博士班是否可行?成為醫師這件事真的是我嚮往的嗎?如果能有其他選擇(尤其因疫情所致的動盪年代)我是否該好好把握?因為疫情而導致的情勢混亂、選擇變多卻也變少,突然讓我可能多了時間好好思索。種種疑惑和自我對話不時在我內心浮現。

雖然我還沒有一個很明確的答案,但繼續為某個我還不知道的目標作準備是必要的,而且關於是否逕讀博士班我也找到了一個暫時的答案,或者說、我比較能接受的答案:實驗室老闆和學長姐對我都很好,也給予我很多的指導和協助,但我應該不會選擇直接逕讀博士班,我想繼續尋找自己真正感興趣的題目,進入臨床、開始專科訓練時,或許方能找到自己想做的研究方向,而非只是參與實驗室計畫、撰寫論文(當然,這也沒有不好,但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為了學位而讀,倘若僅是為了學位,我倒想以其他更輕鬆的方式達成),更重要的是,這是我的學位、我的職涯,而不是老闆的,我還是想盡可能地把握己之命運。

此外,雖然開始讀研究所一年級,但實質上仍是四年級升上五年級,不少認識的外系朋友、包括我的前室友們都畢業了,前往外校研究所完成自己的人生規劃,這種連結的消失著實讓我六月畢業季時難過好一陣子,這三、四年來每天跟你打招呼的室友不在了,那種感覺還是挺糟的;幸運的是,我跟九月開始的新室友們相處得很不錯,雖然是外系學弟卻很聊得來,也彌補了我內心那股惘然和孤獨。

今年還發生了許多事情,像一月時終於實現了我去年最大的夢想、於 LoveLive Fes 上再度欣賞世上最偉大的二次元偶像團體 μ’s 那久違的演出,二月時趁著疫情還不嚴重和家人到東京自由行,終於到御宅族聖地秋葉原一遊;三、四月時回到母校幫忙練習和準備醫科面試,如果能消除那麼一點點城鄉差距,即使要我每年都回去分享和幫忙都是沒問題的;六月結束醫學系課程、七月準備醫師國考(雖然因為學分問題而不採計分數)、八月為了過去犯下的錯誤而參與暑修、九月在宿舍煮湯時(這也是我今年的另個小小收穫:年初因為疫情尚不明朗的緣故,我大多選擇自己在宿舍烹煮,而開始嘗試各種料理製作)燙傷大腿而留下一大塊疤痕,也欣賞了許多出色的動畫(如今年最偉大的動畫《別對映像研出手》,經典之作《輕音少女》《鋼之鍊金術師 Brotherhoㄐㄧod》)和漫畫(《Dr.Stone 新石紀》真的超好看,非常推薦,我也會盡快完成介紹和心得),整體來說仍是忙碌、充實與混亂並行的一年。

除了持續精進自己的研究能力、溫習醫學知識、盡可能維持健康生活,來年我希望自己還是能貫徹更新部落格這件事;今年數度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下想寫的主題和內容概要、有哪些資料需要調查,但最後都因為忙碌和佔大多數原因的拖延而延後很多才完成,想想還真是滿讓人沮喪的,連自己的時間都無法把握,別說是為世界和全人類帶來貢獻了,連度過平凡的生活都得競競業業,這可不是我一貫從容度日的風格。總之,就是盡力過上更有紀律的生活,實踐來年將訂下的諸多新目標。

2020 年無疑是二十一世紀最糟的一年,卻也是充滿變動、轉機的一年,台灣幸運地在疫情中靠著反脆弱的性質、於逆境中成長並讓人們都能過上正常的生活,曾幾何時正常生活也變得如此遙遠和困難了呢?無論如何,2020 年縱使結束,2021 年依舊充滿更多挑戰,群體和個人的未來會如何發展呢?即使往日不再、舊有的習慣與通則無法依循,我們都只能繼續前行了,

如果說我對來年有什麼期待,只希望《新福音戰士劇場版:終》可以順利在台灣上映……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